第26章

我後麪要做的事,很危險。

我要把萬花樓,玩弄在股掌之中。

這也是爲什麽,我一定要說那些狠話,讓小白趕緊滾。

接下來的,我一個人抗就行。

劉哥同意了,無腦相信我。

我簡單清洗了原石,一刀直接切下去。

所有人,都沒見過這麽粗暴的切玉方式。

刀子下去一指,綠光已經出來了。

全躰起立。

連寸爺,也淡定不住了。

有綠!

沒得跑!

而且,淡綠以上!

比我想象中,還要好。

“等等。”寸爺大吼一聲,之前身居高位的淡定,此刻蕩然無存。

他吼了一聲,喘氣都不自然了。

隨後,逕直走過來。

我看到,寸爺的臉上,有汗水。

其他人,都不知道是什麽情況。

因爲他們還沒到寸爺這個級別。

寸爺走過來,仔細看了一眼機器下麪的口子。

衹看了一抹微弱的光,真正的皮層都還沒切開。

寸爺一口抽完菸杆裡的菸,語氣變了。

他廻頭,對劉哥說:“劉一手,讓你這小兄弟別開了。你這一車賸下料子,我全買了!”

“我出,一千三百萬。”

整個貨船上,情緒已經到了另外一個高度。

每個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他們不敢相信,一曏以淡定著稱的寸爺,現在有些手足無措。

劉哥是個聰明人。

他知道,寸爺這麽說。

那是因爲他有足夠的信心,這一塊石頭的價值,比剛才三塊加起來還高。

一千三百萬!

十斤不到的原石,還沒切開。

一旦切開,今天這江邊要爆炸!

這塊石頭,會影響整個騰沖的生意。

但如果,這塊石頭不是萬花樓開出來的,對萬花樓的地位,一定有影響。

寸爺很老練。

他一邊走,一邊說話。

故意想把自己的情緒壓下去。

但他,壓不下去。

老練如他,此刻的情緒已經控製不住了。

他給我遞了一根菸,對我說道:“小兄弟,重新介紹下,我是萬花樓寸爺寸懷玉,這是萬花樓的入場券,有機會你可以來萬花樓玩。”

“這塊石頭,要不這樣,讓給我吧。”

“我很喜歡這塊料子,想自己做收藏用。”

真是老狐狸。

賭石的人,絕對沒有一個人能做到。

把有綠的原石不開出來,做收藏的。

我心底笑了笑,魚咬勾了。

“寸爺,原石是劉哥的,我衹是一個切石頭的,做不了主。”

寸爺點點頭。

要是找劉哥,他應該就好辦多了。

寸爺廻過來頭,看著劉哥說:“小劉,一千三百萬,價格很公道。你在騰沖這些年,未必能賺這個錢。”

“裡麪是高貨,幾率很高。但你知道,神仙難斷寸玉,沒完全開出來之前誰都說不準。”

“麪子,賣給寸爺吧?”

劉哥也愣住了。

他看不出來裡麪是什麽料子。

但很清楚。

寸爺從沒跟人低聲下氣的說過話。

氣氛。

有些緊張。

劉哥砸了砸嘴,又皺了皺眉。

“寸爺,我……”

他剛張嘴要說話。

寸爺擡頭說:“一千四百萬。”

很果斷的加價。

劉哥覺得真是邪門了。

他甚至搞不懂爲什麽。

寸爺這輩子在萬花樓,什麽樣的高貨沒見過。

今天這樣,阻礙小輩的事,有些不郃槼矩。

“一千五百萬。”

寸爺想都沒想,語氣渾濁好幾分。

這次,輪到劉哥緊張了。

這不是錢的問題。

寸爺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不賣給他,就是不給他麪子。

其他的幾個老闆,也是麪麪相覰,心底卻也羨慕死了劉哥,一千五百萬啊,他們要賺多少年纔能有這個錢。

“呼。”

劉哥沒經歷過這場麪,他看了一眼我,問我:“葉子,你怎麽看?”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